末日情
时间:2018-12-26

末日情


2020年科学家发现了无污染的新能源,使得人不再依赖石油,农业技术也在生物科技的加持下突飞猛进,使得当初科学家的预测大翻盘,末日说法不攻自破。

  而能源粮食都无虑的情形下,各国不再发生纷争,但战争却没有消失,而是隐匿於台面下,从国与国的战争,转变为企业与企业,甚至是集团与集团间的斗争。

  “喔~喔~好厉害,碰…碰到里面了”一个女子被我压在身下疯狂的叫喊

  我粗壮的阴茎在她身体里进进出出,从开始到现在,这女子已经被我插了数千下,至少也有十次以上的高潮,原本高贵的身体,在几次的高潮就变得淫荡,原本气质出众的美女,现在却像个婊子般的求我干她。

  房间里杂乱不堪,从一进门开始我们就开始性交,从门口做到了沙发上,又从沙发上做到了浴室间,在浴室里我在她体内射了一次,稍加冲洗之后,两人又回到床上继续温存。

  “爽死人,再用力点…干死我,我要让你给干死了”女子哭了出来,连续高潮的快感,让她无法再保持理智

  我把她翻过身让她像是母狗一样的被我干着,她则是主动的把屁股翘得高高的,让我更加容易撞击到她阴道深处,我来回撞击着她的屁股,发出了啪啪啪的声响,同时伴随着她淫荡的叫声。

  “高潮了高潮了……不…不行了,在这样下去真的会被你给干死的,呜~~不行又要…喔~~~”经过几次高潮之后,她的身体变得极度敏感,让我一次次的将她送到另一波的高潮

  房间里满是两人体液的味道,淫水、汗水以及她高潮到失禁出来的味道融合在一起。

  “嗯…嗯…嗯…”她的声音慢慢的变小,反应也没那么激烈了

  终於她整个人被我干到失神而昏了过去,身体不时的抽蓄着,高潮持续不退,我把阴茎退了出去,进到了浴室将我身上的体液冲洗乾净。出来之后我在她身上盖上被子,接着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睡去。

  到了隔天中午她才醒了过来,她看了看昨天大战后的残景笑了出来。

  “早啊”她露出了甜蜜的笑容

  “不早了,都中午了”我指了墙上的时钟

  “也对,晚上的事情你没忘记吧?”

  “我知道要去跟你父亲见面”

  “你可是我第一个正式介绍给我爸的男生喔,可要给他留下个好印象”

  “放心好了,我餐厅和菜色都选好了,保证他满意”我走到她身旁吻了她

  “嗯~~不过我们才认识一个礼拜,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这么快就爱上你”她微微张开了嘴迎合着我

  “这就叫做命中注定,注定我们两个一定会在一起”

  我拿起了一个坠饰,戴到了她脖子上。

  “哇!你什么时候去买的”

  “之前就准备好的,虽然不是什么高级货,但里面有我的心意”

  “我知道,如果嫌弃你,我就不会爱上你了,只是我爸爸很严格的喔”

  “是是是,我一定会做到让你父亲无话可说,好了你先去梳洗一下吧”

  等她梳洗完,我们就离开饭店等待晚饭时间的到来,到了大概6点多,她到了我安排的餐厅,随即打电话给我,我从手机转接到耳机上,接起了电话。

  “你怎么还没到,我爸爸快来了”她催促着我

  “路上有点塞,快到了”

  “啊!爸爸已经来了,你快点…”她挂掉了电话

  “爸爸”她走向爸爸面前搂着他的手臂,把他带到位子上

  “怎么,他还没来?”她爸爸问着

  “哎呦,已经在路上了,再等一下下就快到了”她坐到了她父亲身旁撒娇起来

  又过了大概五分钟,她父亲的脸越来越沉,她也就紧张了起来,又拨了一通电话给我。

  “怎么还没到啊?”

  “我在停车了,在两分钟就到,先让服务生上菜吧,我马上到”

  “好啦!快点”她挂掉了电话

  “嘻嘻,在停车了,先上菜好了”她给了服务生一个手势

  接着服务生就上了第一道菜,服务生端了一个小型瓦斯炉过来,放好了瓦斯,接着往开关一扭,轰的一声,闪起一道火光,接着整层楼都被炸了开来,警铃大响。

  这时我拿下了耳麦,从对面的大楼,透过了CheyTac M200的狙击镜观察里面的情况,确认里面的状况,我将狙击枪拆解后放回箱子里,接着将引爆器、手机和耳麦销毁,将手上的手套脱下收好,接着拿起另一支手机拨了出去。

  “代号:Zero,任务完成”我对着电话的另一端说着

  “确认,可以撤退了Zero”耳边传来熟悉的女子声

  “开始撤退,依照计画使用撤回点A,撤回”

  我不慌不忙的离开了大楼,开车到了撤回点,坐上了已经准备好的飞机,悠哉地坐了下来,飞机起飞后,我手里拿着一杯香醇的红酒,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没多久电话就响起。

  “恭喜你啊!原本两个月的任务,你只花两个礼拜就解决了,接下来你会有两个半月的假期”每完成一个任务会得到一个月的休息时间,再加上限期内的剩余时间,总共两个半月

  在企业间的斗争越激烈化,除了从经济手段上下手,有些不法的商人也会用暗杀来结束对手的性命,所以暗杀集团也就这样成立了,他们会找寻孤儿,培养成一流的杀手。

  而我正是其中之一,从小就开始接受训练,格斗、射击、火药等各种杀人武器样样精通,16岁之后我就完成了第一个任务,接下来的7年靠着100%的任务成功率,以及任务效率我成为了组织中最强的杀手,获得了Zero的代号。

  跟我通电话的女生叫做艾莉莎,是我的通讯员,但我从来没看过她的面,听她的声音应该跟我岁数差不多,坦白说除了她之外,我可以说几乎没有跟什么人有长期性的谈话。

  “是啊!我得想想去哪边度假”靠着杀手这行业,我可以说衣食无缺,虽然说我没有存款,但只要我开口组织就会供给给我

  “你可别又去一些危险的地方弄到最后还得我们派人去救你,你别忘了你上次攀岩卡在山谷之中,差点死掉了”组织可以说是相当看重我们,毕竟我们是最重要的财产,发生危险这种事情可不允许

  “这次可能先休息一阵子在看吧”

  “不过你这次完成的真漂亮,竟然短时间获取那目标女儿的芳心,接着将小型炸药放入坠子中,再用来引爆瓦斯,大家都会以为只是瓦斯气爆的意外而已,一枪都不用开就结束了”对於我的手段她相当佩服

  “嗯…只可惜多杀了那女的跟服务生,降低了任务评价”

  “话也不是这么说,如果你开枪射杀,势必会引起骚动,他们的保卫也不是随便就可以应付的,那你不是得杀更多人才能离开现场”艾莉莎分析给我听

  “而且这个任务等级是A,误杀几个人不会影响评价”

  “是没错”

  “你还是先想想要去哪里享受假期吧”

  “是啊!或许回故乡看看也好”

  从被组织挑选中之后,我从来没回到故乡看过,虽然对故乡一点也没有回忆可言,但不知道为什么,心理就是有想回去的感受,我吩咐好机长设定好航线,我便闭上眼睛睡着了。

  第一部:融化的冰山 第02章

  回到故国后,找了间饭店进驻,没多久房间的门铃响起,我打开了门,一个黑衣人递了一个箱子给我,接着跟我说了一声。

  “Enjoy your vacation”

  我接下了箱子,放到床铺上打了开来,有一把Walther P99并且外挂灭音器,是我出任务时经常使用的枪枝,里面还有几本护照一些现金,以及无限金额的信用卡,我翻了翻护照,看到了好几个名字,其实我根本不知道我的名字是什么,从小我就是个孤儿,靠着偷东西过活,被组织带回后,就不断换着名字,我选了一本上面写着李俊翔的护照。

  Walther P99 也是目前007中庞德的配枪

  我将代表我此次身分的护照收好,接着把枪枝放到我西装左边的暗袋之中,把钞票一张张的摺好放入皮夹中,再把信用卡也放了进去,接着把皮箱关上放到了浴缸里,几秒钟之后,闪光在皮箱中发出,重新打开确认,里面只剩下黑色的残渣了。

  把东西都收拾好之后,我走上了街头,享受着悠闲的下午,对於故乡的改变有种难以言喻的感受,原本依靠古蹟观光的城市,经过了十几年,变成了有着捷运的现代化城市,看着当年我生活的地方,已经变了样,但我却一点也没有怀念那种靠着偷窃维生的生活,反倒是对现在的生活感到满意,走了一阵子感觉到有点疲倦,我找了一间露天咖啡厅坐了下来。

  “先生,请问要喝点什么呢?”服务生问着

  “Black Coffee谢谢”我点了一杯黑咖啡

  “有没有需要来块蛋糕呢?”

  “那就随便来个推荐的就好了”我只想服务生赶快离开

  过没多久,服务生把咖啡和蛋糕拿了过来,我拿起咖啡喝了一口,果然味道并不怎么样,蛋糕也吃了几口就腻了,我看着大街上的人来来去去,把脑袋完全放空,享受着片刻的悠闲。

  突然碰的一声,一辆失控的汽车冲撞上人行道,大概只在我前方约20公尺,汽车并没有马上停下,而是撞倒了几个桌子,最后撞到进了咖啡厅里才停下,一名妇人闪避不及被直接撞飞了数公尺。

  过没多久人群渐渐的围上,我的心情也因为这样而被打坏,我把钱放到桌上,起身准备离开,正想穿越人群回饭店,只听到有个声音在里面大喊。

  “我是医学院的实习生,你别怕我会救你的,麻烦叫一下救护车”我无意间的循着声音转头过去

  我看到一名长发女子,正在帮那名妇人止血,全身白色的洋装已经被染成了红色,但她却丝毫不在乎,女子看起来约18岁左右,虽然她表情相当的慌乱,但还是无法掩饰她标致脸蛋。

  “有没有纱布或是棉花?有没有皮带可借我”那女子不断的询问人群,但却都没有人回应

  突然在我意识到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解开了皮带,走到她面前将皮带递给她,她接过皮带系在妇人的大腿上,我稍微看了看,妇人的小腿有严重的撕裂伤,骨头都被撞得裂开,从膝盖上穿了出来,我想这腿已经废了。

  “先生,可以麻烦你帮忙吗?拜托”那女子一个人忙不过来了

  我心里暗自骂着自己不该多管闲事,但还是蹲了下去帮忙。

  “你帮我注意她的脉搏,来按着这边”她拉着我的手放到妇人的脖子上

  “还有尽量跟她说话,让她保持清醒”

  “你会没事的”我对着那妇人讲着

  只见那女子手脚俐落的处理着,慢慢的出血速度变慢了,这时救护车也到了,救护人员就接手急救,没多久就把妇人搬到救护车上送到医院去。

  “这位先生刚刚真是谢谢你,不然我一个人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呢”那女子对着我说着

  “只是顺手罢了”我随便回了一句,看着身上的鲜血和失去的皮带,看来真的得回饭店了

  “啊!等等”我正想离开时,那女子叫住了我

  “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做王诗涵,你呢?”

  “呃……我叫做李俊翔”

  “那希望以后还能再见面啰,好心的李先生”女子微笑的跟我道别

  心里不禁想着,真是个奇特的女孩子,或许是她救人的举动,让我对她产生某种好感,所以才会如此顺从着她吧,我回到饭店洗了个澡,换下了脏污的西装,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阵摇晃,刚开始我并不觉得有何不妥,但随着摇晃越来越大,而且时间越来越长,我开始感到不妙,当我意识到是大地震时,已经来不及了,墙壁开始出现裂痕,接着突然感觉双脚踩空之后,我就失去意识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我慢慢的回复意识,眼前一片漆黑,看来饭店倒塌了,我感觉到下面软软的,便伸手过去摸了摸,原来是棉被和床垫,我身上除了几处擦上外,并没有大碍,看来我相当的幸运,我转开了手表的手电筒功能,观察了一下身旁的状况,发现我并没有被压住,还可以稍微移动一下,我开始往旁边的小缝钻过去。

  “救命啊!”

  “好痛,救我……”

  “呜呜呜……”

  我开始听到一些哀号和呼救的声音,但这都跟我无关,我继续移动着。

  “附近有人吗?我看到光线”有人看到我手表的亮光

  但我并没有回应,我缓慢的移动着,遇到一些比较轻的东西,还可以踢开来,终於我开始感觉到一些光线,我沿着光线靠过去,终於被我钻了出来,而这时已经是晚上了,那光线是月亮的光芒,我看了看四周,有不少的建筑物都倒塌了。

  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看来我能几乎完全无事的走出来真算得上是个奇蹟,但这时我却感觉到我手臂上一阵疼痛,我检查了一下,原来手臂上有个又长又深的伤痕,衣服都渗出了血出来,虽然不是什么严重的致命伤,但也不能丢着不管。

  走在路上还能够听到一些哀号声,以及一些爆炸的声响,看看四处都有红色的火光闪耀着,走了好一阵子,感觉走到像是住宅区的地方,这边的房子都是比较老旧,但建的也比较扎实一点,反而倒塌的数量比较少一点,大概只有一半而已。

  “这位先生你受伤了吗?”我听到一个声音呼唤着我

  我转过头过一看,竟然是下午遇到的那个女子,她拿着手电筒和一个急救箱在路上走着。

  “啊!是你,你的手…我看看,好严重喔,要赶快处理才可以”她自顾自地抓起我的手检查

  “最好赶快送医院治疗,可是我刚才打电话去医院都没人接,怎么办”

  “你有针线吗?”我问着她

  “我住的地方有,你跟我来”

  她带着我到她的住处,是个大概4坪大的房间,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毕竟急救箱里面只有基本的医疗药品而已,我拿了酒精出来倒在我的伤口上。

  “针线呢?还有拿一支打火机来”我问着

  “喔,我去拿”她从衣柜里拿了针线盒出来

  “可是我没有打火机耶”

  “算了没关系”我把酒精到在针上,也算是基本的消毒

  我要她帮我穿好线之后,我打算自己缝合伤口,只是刚好伤到的是我的右手,用左手做这种细腻的动作真的有点不顺手。

  “你会缝东西吧”我想只要会缝衣服就可以了

  “我在学校有学过缝合,可是我这里没有麻醉药”

  “不用了,直接缝吧”

  “可…可是…”

  “别可是了,直接来”

  接着只看到她仔细的把针线穿过我的肉,我忍住了疼痛,尽力不让身体颤抖,她一针一针的扎进我的肉里,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她拿起药水擦在我的伤口上。

  “好…好了”像我这种不用麻醉药的病人,她大概是第一个遇到的

  我看了看我的手,她的技术还算可以,我想大概一个礼拜应该就可以拆线了。

  “谢谢”我向她道谢

  “这是我应该做的,你在这边休息一会儿,我要出去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人”接着就看到她又拿着手电筒和急救箱出去了

  我从窗户边听到了她的叫喊。

  “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她一边走一边喊着

  我稍微休息了一下子,顺便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遇到这种事情假期整个泡汤了,我掏出我的护照,其实组织发的护照上都有个地区的避难联络所位置,主要就是让成员无法逃走时,有个临时的安全所可以避难,我解开了密码之后,看来应该离这边不远。

  幸好我一开始就选择住到首都来,不然可能要走个一、两个礼拜才会到,我留下了纸条离开了她的宿舍,走了大约一个多小时,终於让我找到了位置,避难所的外观虽然是一家餐厅,但这只是障眼法而已,还好餐厅并没有倒塌,我走进了餐厅,因为停电的关系里面黑漆漆的,我用手表照了照,看到了在角落里有个组织的标志,我走过去查看,发现到里面有个暗门,我走了进去之后,看到不少杂物,看来被餐厅当作仓库使用。

  我搬开了杂物,看到地上有一个掀盖,我打了开来看到里面有个梯子可以下去,走下去之后,感觉像是到了下水道,我穿过了走道之后,看到了一个小型的防爆门,门上还有个科技锁,看来应该是另外发电的,锁上面的灯还是亮的,是一个视网膜的锁,我打了开来,进到了避难所里面。

  避难所里并不大,只是个两个小房间而已,其中一个里面有基本的一些设备,一台电脑、一张床、一间小厕所,一个衣柜和一支专线电话,另外一个房间则是放着枪枝、弹药、手榴弹和一些手机,还有大约一个月的粮食。

  “喂喂…”我拿起专线电话拨了出去

  但并没有回应,看来线路应该也断了,我拿起手机也没有任何讯号,当然电脑网路也是不通,这下子真的是完全失联了。

  我在补给品里面找到了医疗箱,打了一针抗生素以免伤口感染,又拿了一个急救用血袋输了血,我闭上眼睛度过了这一晚。隔天早上我醒了过来,检查了一下伤口,已经不再渗血出来,接着我又尝试联络组织,但还是没回应,看来只能先在这边等伤好一点再说。

  又过了三天感觉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再过个几天就可以拆线了,而这几天跟组织还是失联状态,就在大概下午的时候,我无聊的坐在椅子上,不断的拿起电话期待回应的时候,我突然听到外面有声响。

  好像有人正在开门,我赶紧把电灯关掉,接着抽出我的P99,躲到了门边等着,几秒之后门打了开来,就在电灯一打开的瞬间,我一个箭步跨出想制伏对方,但对方也不是等闲之辈,发现了我后马上回身反击,最后两个人持枪对峙着。

  “不好意思这里已经有人了”我说着

  “是吗?或许等等你死了,这里就空了”一个穿着黑紧身衣,长发飘逸的女子跟我对视

  “不过我并不想第一次看到同事就得杀了对方,给我休息一晚,我明天就走”那女子把枪收了起来

  既然对方先示弱,那我也收了枪,她坐到了椅子上,看起来她有点累,应该走了蛮远的路,衣服和头发上都是沙子,脸上也都是污渍,看起来年纪应该比我小。

  “你好我是Seven,这次任务的名字是陈芸芸”我俩人都没有放下戒心

  “我是Zero”我淡淡的说着

  “哇!真的吗?你是Zero,还好我刚才没出手,不然现在可能就挂了”她笑笑的说着

  “是吗?我到觉得以你的身手,真的动起手来,我也没有把握一定能赢你”

  排名跟身手并不一定成正比,有些人虽然很厉害,但并不会变通,以至於组织只能派他们去做一些比较直接的任务,直接过去杀完就走的任务,通常任务等级很少会有A的。

  “对了,组织那边怎么样,我任务做到一半,目标也不知道是生是死,手机都打不通”

  “不行,用专线也连络不上”

  “咦,你受伤了,他注意到了我的手”

  “地震造成的伤,并不碍事”我心里升起了警戒,说不定她会马上动手

  “那就好,我走了好远的路,我想把身体擦一擦,换件乾净的衣服休息了”她把紧身衣的拉炼拉下

  “等等,我到隔壁回避一下,你好了再叫我”我走到了隔壁的房间,关上了门

  “怎么,我都不在意了,你出任务应该也看过不少女人的身体吧,用身体来解决目标是最方便的了,还好我长得还算不错,让我省了不少事呢”

  “嘻嘻”没有听到我的回应,她笑了两声

  “好了,你可以出来了”她说着

  当我打开了门,却是一个人影向我扑了过来,而我却毫无戒心的犯下了这致命的错误,等我回神之后,却看到她一丝不挂的抱住了我。

  “要不要好好的舒服一下呢”她轻声的在我耳边挑逗起来

  “你别这样”我拉开了她的双手

  但她很快的挣脱开来,伸出手来脱了我的西装,接着在我脸上吻了起来,她这样的举动,让我有点不知所措,或许如果她是攻击我,我还更有办法去做应对。

  “不喜欢我吗?我对我的身材和脸蛋还是蛮有自信的”这点我到必须承认,女杀手基本条件就是美艳动人

  我的衣服被她一件一件的脱了下来,她主动的把舌头钻进我的嘴,慢慢的我开始配合起她的动作,两手抓住了她纤细的腰部,细细的滑过她滑顺的皮肤,我的舌头也与她的交缠了起来,唾液在两人的口中交换着,两人互相吸允着对方的舌头,以及对方分泌出来的唾液。

  “嗯…嗯…滋~~”她细细的品尝着我,唾液因为吸允而发出声响

  她抓住了我的手,放到了她的胸部上搓揉了几下,接着环绕住我的脖子抱住我,而我的手则留在了她丰满的胸部上,我捏住了她坚挺了乳头。

  “喔~~力道拿捏得真好”她不禁叫了出来

  就在我玩弄起她乳房的同时,她伸手解开了我的皮带,松开了我的裤子,隔着内裤把掌心贴到了我阳具上,接着五指一收,把我的阳具整个掌握住,慢慢地搓揉着。

  只见内裤越来越紧,我感到我的下体有股肿胀感,血液灌入了我的阴茎里,阴茎坚挺的顶住了内裤,这时她将我的内裤拉了下来,阴茎整个露出了来。

  “天啊!还真是雄伟呢”她看着我的阴茎,想到等等这将近七寸的庞然大物要进到体内,下体就不自觉得开始分泌起淫水

  阴茎被她柔软的手给握住,轻轻的套弄了起来,而我则是继续搓揉着她的乳房,毕竟是有经过体能训练,她的乳房比起一般的女千金来的有弹性,我离开了她甜蜜的嘴唇,转而吸允起她的乳头,将乳头含入嘴里,用着牙齿轻轻咬着,舌头来回的舔弄起来。

  “真不愧是Zero,这么会玩女人”毕竟我也是受过性爱的训练,所以对於女人我可以说是驾轻就熟

  “换你试试看我的嘴有多厉害”说一边说着一边跪了下去

  “真的好大喔,真怕我的下面会被你给插坏呢”她盯着眼前的肉棒,心中担心起自己的小穴

  “那你还要继续吗?”其实我对女性会有反应,但如果要停都是停得下来,毕竟对於我来说性爱只是一种完成任务的手段

  “现在如果停下来太扫兴了吧,而且我们两个衣服都脱光了,没理由停下来,还有就是,看到这么雄伟的棒子在我面前,我怎么可能会放过它呢”

  她说完后张开嘴巴,一口将我的肉棒含了进去,而且不断的推进,接着我感受到龟头一阵紧缩感,只见她直接把肉棒含到了底,我看到她的喉咙明显的肿了起来,她的头摆动了几下,才慢慢的退了出去,只保留龟头在她嘴里。

  “嗯…好大,而且不只是粗壮而已,硬度也很够,味道也是一流的”她一边舔一边说

  吸允声越来越大,她像是在享受美食般的细细品尝着我的阴茎,用着舌尖顶在我的马眼上,然后慢慢的在龟头上打转着,最后则是从我阴茎的根部来回的舔到龟头。

  滋滋…我的阴茎沾满着她的唾液,加上她的吸允不停的响起声音,她的口交技术的确很棒,舌头相当灵活,也会适时的配合吸允和轻吻,而且对於深喉咙也不排斥,反而让人感觉她很享受舔我肉棒的样子。

  “果然这样子是没办法让你射出来的呢”她表现出一副失望的表情

  “还是得进来我身体里才行”

  她爬到了床上,两腿分了开来,两手分开了自己的阴唇,小穴整个露了出来,她的小穴整个已经湿透了,甚至还能看到有淫水从里面流出来。

  “哎…等等”我抓着阴茎正要插入时,她喊住了我

  “怎么了?后悔了吗?”

  “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你叫芸芸好了?我要叫你什么?”

  “我现在叫李俊翔,你就叫我俊翔吧”

  “芸芸那我要插进去了”

  “快进来吧,我快忍不住了”

  我对准了小穴口,慢慢的把阴茎给塞了进去,阴道温热又湿滑的触感,让我感到相当舒服,龟头一点一点的把肉壁给撑了开来,肉壁上不规则的皱褶紧紧吸附在我的阴茎上。

  “进来了……粗粗的进到了我的身体里,好大啊!我的小穴都被塞得满满的”芸芸叫了起来

  阴茎一点一点的没入到她的小穴里,最后的三分之一我一鼓作气的插了进去,我明显的感受到她的子宫颈口被我压住,接着我往后一抽,里面的淫水全部被我给抽了出来,然后又是重重的撞击进去。

  “啊……等等,这样太激烈了,我的…我的阴道还没习惯”芸芸两腿夹住了我,两手抓着床头的栏杆

  “这样就不行了,那接下来不就更受不了了吗?”我看着眼前跟我求饶的女孩

  我两手撑住我的上半身,接着下体开始用力的摆动着,阴茎在她小穴里抽送了起来,每一下龟头都撞击到她的花心,一阵阵的电流窜过她的身体,难以忍受的快感让她不断的喊叫起来。

  “啊!啊啊……好厉害,太…太舒服了,还是第一次…第一次这么舒服”

  不过就在这时,她两手抱住了我,我突然感觉到她的阴道一紧,增加了我抽插的快感,甚至感觉到一股吸力,像是她的阴道在吸允着我的阴茎,看来她果然也不是省油的灯。

  “真会吸,但是就这样还不够”

  我把她抱了起来,我盘腿而坐让她坐到了我腿上,接着我往上一顶,她整个人被顶了上去,然后又重重的落到了我身上,而在她的阴道里,因为加上了她自己的重量,花心受到了龟头强烈的撞击,整个都红肿了起来。

  “飞…飞起来了,我被你干到飞起来了”她大声的喊了起来

  我把我的头埋进了她的乳房中,在她的乳房上留下了好几个咬痕,她也开始迎合着我的动作,前后的摆动起了腰,让我的阴茎感受到不同的纹路刺激。

  随着她的花心不停地受到龟头数百下的撞击,快感慢慢的累积了起来,终於到了爆发出来的时刻,她的身体开始渗出微微的汗液,呼吸越来越急促,阴道开始不听使唤。

  “啊!不行了要出来了,要被干到高潮了,好厉害……受不了了”她紧紧的抱住我

  “啊!啊~~~~~出…出来了”她大声的叫喊着

  阴道壁开始抽蓄,接着大量的淫水爆发了出来,我感觉到她的里面更加的湿热,我稍微停了一下,她也无力的躺回了床上,大口大口的娇喘着,表情相当的妩媚诱人。

  “呼…呼…呼……这还是我第一次,被玩弄的完全没有招架之力呢”她满足的对我说着

  “还撑得住吗?”

  “那是当然,我可没有那么娇柔,况且你不是还没射出来吗?就算我性技巧赢不了你,但至少要让你舒服吧”

  我把她翻过了身,她也很配合的趴了起来,然后我抓起了她的双手,像是骑马似的干了起来,随着我的撞击,丰满的乳房晃阿晃的,她的屁股不断的撞击到我的腰,发出着啪啪啪的声响,强劲的力道甚至让她的屁股开始红了起来。

  “再…再来,把你最厉害的都使出来,让我知道你到底有多厉害,啊!……顶到了,不行!碰到那边的话会……喔~~~~”她又被我干到高潮了

  经过了将近半小时的抽送,她已经高潮到失神了,但不得不说这是我干过最舒服的小穴了,就算已经失神了,她还是本能性的收缩着阴道壁,阴道紧紧吸住了我的阴茎。

  “嗯…受不了了,要射了!”我也终於受不了了

  经过性爱训练的我,其实已经可以控制自己的性冲动和射精的时机,说穿了只要我不愿意,就算插几个小时也可以,但她的小穴实在太过舒服,我已经尽全力去忍了,还是忍不住。

  “射…射吧,把全部都射进来”芸芸有气无力的说着

  “啊!”我叫了一声,再也无法忍住了

  精液喷发了出来,直接穿过了子宫颈,全数灌入了她的子宫里,她的下体不停的颤抖着,整个人只剩下最根本的女性本能,就算她的身体已经不能怀孕了,但子宫还是本能似的想要受孕。

  “喔~~~~射进来了,子宫好热好热啊!”她因此又高潮了一次

  最后两人相拥的睡去,放下了平时的紧戒心,身心完全的满足放松,或许这是我这辈子以来最舒服的一次性爱,而也是最舒服的一次睡眠吧。

  第一部:融化的冰山 第03章

  到了隔天我醒了过来,而芸芸已经不在床上了,我很庆幸自己还可以醒过来,而不是就这样一觉到永远,我听到隔壁房间有些声响,我起身穿好衣服走了过去。

  “你醒啦?”我看到芸芸拿了一个黑色袋子,装着一些枪枝和弹药

  “你要走了吗?”我心想或许跟她在一起也不错

  “嗯,我昨天说过让我休息一晚就好,我拿一些武器走可以吧”

  “其实两个人一起留下来也是可以,而且也有个伴”我挽留了几句

  “不了,我们都是习惯一个人的人,昨天本来是想趁你高潮的时候取你性命的,只可惜却是我自己先被你弄出来,说起来真是丢脸”讲到这边她苦笑了一下

  “是吗?那这些你也拿走吧”我拿了大约十天份的粮食给她

  “这么多?这样的话你怎么办”她问着我

  “再过几天等我手复原了,我也会离开这里,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可以一起……”这时她用手指放到了我的唇上,示意我不要再说下去

  “我知道这是你第一次遇到有相同成长过程的人,会想跟结伴是很理所当然的想法,这点我也是一样,但你也知道,组织本身就不允许让杀手私下见面,而且我们所受的训练都是独立的个体,我们并没有与人合作的经验,更甚至我们根本不会信任也不会依赖对方”她分析着两人的情况

  “这……”

  “如果我们真的结伴而行,反而会降低我们的能力,一个人才能完全让我们发挥出来”

  都已经说到这样了,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临走前两人给了对方一个深吻。

  “再见了,让我拥有安全感的男人,如果……”她话还没说完就离去了

  不过她有带走一个无线通讯机,如果距离在半径五公里内,就可以互相通讯,也可以定位出对方的位置,希望我们还可以见到面。

  我在避难所又待了三天,早上我将手上的线给拆下,伤口癒合的相当好,而且动作也已经完全不受影响,我拿了一个背袋,开始准备着离去的装备。

  首先把剩余九天的粮食给带上,接着穿上了枪套,拿了两把Desert Eagle插上去,Desert Eagle是我最爱的手枪,我喜欢她的后座力,那种击发后的力道感相当扎实,接着我在我两手的前臂上固定好两把袖刀,刀柄约20cm,刀身弹出后大概有将近40cm,总长度约60cm,算是相当方便的进战武器,穿上了西装外套遮掩住。

  Desert Eagle其实就是俗称的沙漠之鹰(沙鹰),威力强大,但后座力强但装弹量较少

  袖刀是作者自己设计的武器,灵感来自於钢弹和星际大战中的光束剑,但不同的是,出来的不是光束剑,而是一把伸缩刀,刀柄长度可以让你装在前臂上,需要使用时再弹出。刀身是两段式伸缩,虽然增加了长度,但缺点刀身比较不坚固。

  想了想Desert Eagle声音太大了,所以就在西装两边的暗袋个放入一把P99,以免有时想要隐匿行动时会需要用到,至於长枪就都不带了,因为携带不方便,芸芸前几天倒是拿走了两把MP7和一些弹药,所以我也顺手拿了一把放进皮箱中,毕竟也得考虑要用到强大火力的时刻,随手再拿了几个闪光弹,最后看包包还有空间,又装了一些基本的医疗用品。

  MP7是HK公司2001年研发出的武器,目前大多是特种部队使用,因为后座力小,将枪托收起来就可以单手使用,比较有力气的人还可以双持扫射,也是电影特种部队2蛇眼所使用的武器

  准备完成后,我就离开了地下避难所,回到了地面后,重新感受到阳光照射的感觉,我闭上了眼睛享受了几秒钟,接着深吸了一口气。

  “呼~~~好出发”

  其实除了艾莉莎以外,最常跟我讲话的就是我自己了,尤其是出任务时,我经常在心中跟自己交谈,问着自己下一步该如何做,如果不这样的话,我想我早就疯了吧。

  走着走着回到了那女孩住的地方,我记得那个女孩叫做…王…… 王诗涵,对没错王诗涵就是这个名字,但我却感觉有点不对劲,那天晚上原本这边的住宅区,至少还有半数以上没有倒塌,现在却不到三分之一健在,我探索了一下子之后,发现房屋大多都是被烧毁的,而不是被震毁的。

  “看起来好像没人在”我稍微在房屋外围绕了一圈

  接着我在住宅缺附近绕了绕,又看到了不少的房屋被烧毁,而在这中间一个人都没遇到。

  “难道是瓦斯管线烧起来吗?”地震引发火灾的可能性还蛮高的

  “也不对,如果是瓦斯管线的话,应该是房屋整个炸掉,而不是慢慢的烧毁才对,真是奇怪”我想不出原因

  “不管了继续走吧,总之先找到人再说”

  又走了一阵子回到了市中心,我越来越觉得有问题,正常来说发生灾难后,应该会有救难队过来搜索,就算过了七天,没有活下来的可能了,也应该会有怪手之类的来清理现场才对,怎么会什么动静都没有,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吵杂声。

  “这边、这边,快点别让她跑了”我听到男生的声音

  “往那边过去了,快追”接着我又听到另一个男声

  我沿着声音找过去,看到大约六个男生围成一圈,中间有一个女性穿着鹅黄色衣服,衣衫褴褛的坐在那边哭泣。

  “他妈的敢跑,老子都还没有爽到呢”只见到那个男子松开了皮带

  “那我就要用她的嘴”另一个男子已经把阴茎给露出来,在女子的嘴唇上磨蹭

  没多久只见男子的衣服都脱了下来,女子则趴在地上,女子身上残破的衣服也被完全撕烂了,一丝不挂的被六名男人玩弄,两只手被抓过去分别抓住两名男子的阴茎,嘴巴也被突破了进去,舌上的味蕾传来了龟头独特的腥味和尿骚味,小穴和菊穴也被同时插入,最后还有一个人则是用肉棒在她的身体摩擦起来。

  “呜~呜~~~”女子不停的发出痛苦的呻吟

  “真爽啊!活下来真是太好了,可以随便干这些母狗,光这几天下来我就爽了二十几次了”那名插着女子小穴的人说着

  “可不是吗?平常这些母狗屌得不知道啥样,现在终於可以好好出口恶气,让她们知道她们只是我的两腿之间的母狗”插着嘴巴的那人说着

  “好啦,你们快一点,等等换我了”那个没抢到位置的人,抓起一把头发,放到自己肉棒上套弄起来

  “你刚刚不是才肏她两次而已,还不满足啊!”

  “应该是说才两次吧!我至少还可以再来两次,射到她怀孕都行”

  “我快了,这娘们的菊穴真的好紧,要射出来了”

  这个时候插嘴巴的人抓住了女子的头,死命的往自己下体压过去,整根肉棒都塞进了她的喉咙里,只见女子露出非常痛苦的表情。而这时肛门也被射进了一发,但丝毫没有休息的机会,另一个人马上把龟头往她的菊穴塞了进去。

  “我也快不行了,我要射到你的子宫里面,让你怀我的种”插小穴的男子喊着

  那男子颤抖了几下,接着阴茎退了出来,射了不少精液在她的体内。

  “换手,换我干小穴了”被女子左手套弄得男子说

  “我也要、我也要”、“你快点,换人了”这两句话不停在他们几个里讲出来

  六个人不断的把身体里的性欲发泄到那女子身上,原本不停反抗的动作,渐渐的停止了下来,只能任由他们奸淫自己的身体,直到他们满足为止。

  “干,你射这么多,谁还敢插进去啊!”正要插小穴的男子说着

  “你不要换我”

  “谁说不要了,我插”那人还是插了进去

  又经过了许久,每个人都在那女子身上射出了一发,但大夥却都没有满足,持续的奸淫那个女子,过没多久后,有个人疯狂的把阴茎往她嘴里塞,甚至让她把睾丸都放进了嘴里,我看到那女子一开始很激烈的反抗,然后慢慢的没有了反应,看来像是窒息了。

  “靠,被你干死了啦!”大家开始指责那个人

  “怕什么再找一个不就好了”

  “对啦!反正大家都射过了,再去玩玩不同的女人”

  这时听到他们脱下来的衣服堆里面发出了声音,其中一人走了过去,翻了翻衣服堆,拿出了一个小型收音器。

  “在XX街往东方向,有人看到有女人的身影,在附近的人可以去找找看”收音器发出了广播

  “哇!在我们附近耶,我们赶快走,一定要抢到那个女的”那几名男子听完就赶紧穿上衣服跑走了

  我这时才走了出来看了看,躺在地上的这名女子,死状凄惨,缺氧致死让她两眼睁得大大的,小穴和肛门都还合不起来,并且还流出精液,我拿了块她刚才被撕扯下来的衣服,把她的脸给盖住,然后找了一些碎石残壁把整个人给覆盖住,算是当她的坟墓吧。

  接着我就跟踪着那几名男子,我想跟着他们应该可以让我了解现在到底外面是什么情况,感觉在我躲到避难所的那几天中,外面的世界好像出现了无法想像的变化。

  第一部:融化的冰山 第04章

  我跟踪着他们那几个人,其实他们也不是什么受过训练的人,所以根本不可能发现后面有个人跟着,只见那几个人到了广播所指的那条路,六个人分了开来各自搜索,而我则是找了个半残的建筑物,爬到了约三楼的地方,从制高点看下去。

  “那边有没有看到”

  “这边没有…”

  “这边也没有”

  “继续找,一定要找出来”

  其实我从上方看下去,大概就看出几个可以躲藏的位置,这几个人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抓人,打从一开始过来的时候,大约在隔壁街就应该放轻脚步声不该继续奔跑,更何况六个人还不断交谈,大老远就听到他们的交谈声,甚至现在还在大喊大叫着,可以让人分辨出六人的位置,人我猜大概是躲了起来,不然就是早跑掉了。

  我看着他们六人地毯式的搜索,慢慢的把我抓出的几个位置都看过了,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我这时就慢慢的移动下去,想看能不能先一步找到那个人,把她救出来,可以让我好好的问问现在的情况。

  当然我也可以去问那六个笨蛋,只是问完之后,他们大概会看到我身穿着黑色西装,而且又背了一个背包,仗着人多势众想抢我的东西,虽然那六人不是什么问题,只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解决一个人总比解决六个人来得轻松。

  “在这边找到了!”就当我刚移动到一楼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大喊

  “小妞挺会躲的,哟~长得真是不错,看来又有得爽了”

  我慢了一步,他们先一步找到了最后一个位置,我远远看到有个女孩子被拉了出来,六个人马上围了上去。

  “你们要干嘛?”女子惊慌地问着

  “干嘛啊?等等你就知道了”一个男的伸手去抓了女子的胸部

  “挺有料的喔,等等我一定要好好的揉一揉”

  “啊!不要”女子护住了胸口

  我原本想就这样放弃离去的,反正继续找总会找到人的,不过就当我转身走了几步后,我听到后面传来尖叫。

  “救…救命啊!谁来救救我”我听着这声音实在觉得耳熟

  我再度回过头去仔细看着,从那人缝中看到了那女子的脸,竟然就是几天前所遇到的那个女孩王诗涵,不过就算如此又怎样,还是与我无关。

  “这女的挺会叫的,等等叫起来一定很悦耳”

  “你们这些人一定会有报应的”

  “对啊!对啊!但在报应之前我们能好好的爽一爽,哈哈哈哈”

  “不要,谁来救我啊!”王诗涵大声的呼救

  我心中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无奈的感觉,不知道该不该去救她,没多久我听到她的叫声越来越凄惨,这时我心里暗叫了一声,Zero你这个白痴,接着压低脚步声,快速地朝他们过去,他们几个很专心的玩弄着眼前的尤物,根本没注意到我的靠近。

  “叫啊!再叫啊!你越叫我们就越兴奋啊!”在我面前的男子说着,丝毫没有发现后面站着一个人

  “对啊!你越叫我也越兴奋”我在那人后面突然发出了声音

  那几个人突然惊觉旁边有人,而我面前的那人连头也来不及转,我一脚用力的往他腰部踹下去,整个人向前飞,越过了倒在地上的王诗涵,接着扑倒在地上跌了个狗吃屎。

  而当我一脚踢出去之后,马上伸出两手往两旁一抓,左右边的两人手掌被我用力的一折,啪啪两声,伴随着痛苦的尖叫,我心中不知为何觉得相当愉悦,说不定这声音的确会让我感到兴奋。

  “啊~~~”两人同时叫起

  接着就在众人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我把两人往我这边一拉,两人因为疼痛也就跟了过来,我顺着手从他们胳肢窝伸进去,接着左右手分别按住他们的后脑勺,碰的一声,很可惜这次就没有尖叫了,只看到两个笨蛋满脸是血,两人的鼻梁都歪了,牙齿也断了几颗,我两手伸了回来,两人就直接躺到了地上。

  “谁啊!敢踢我”趴在地上的那个人搞不清楚状况爬起来大吼着

  另外三个人根本讲不出话来,因为他们第一次看到,三个人瞬间就都被我打到在地上,两个已经昏了过去,另外一个搞不清楚状况,等转过头也傻掉了。

  “你…你是谁,你想做什么”那个刚爬起来的傻瓜说话还结结巴巴的

  “你们觉得我想做什么?”我反过来问他们

  “如果你想要这个女孩,我们可以让你先”旁边一个人以为我是来抢女人的

  “哼,我对这女孩没兴趣,倒是对你们很有兴趣,我也想要好好的爽一下,我还想再听听你们的叫声”我往前走了一步

  “快…快跑……”接着那四个人就转头跑掉了,根本没有理倒在地上的两位同伴

  我看着倒在地上的女孩,只有外套被扯破而已,其他应该也没受到什么伤,我伸手将她扶了起来。

  “你…你是…”她惊慌失措的,有点讲不出话来

  “先离开这里吧,不然等等会有更多的人过来”我想那个广播可能会吸引不少人

  离开前我过去从一个倒下的笨蛋身上,搜出了一个收音器,这东西应该能够帮助我躲避那些人。

  我找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她也比较平静了一点,我看她身子都没什么力气,应该已经饿了不少天了,我从包包里拿了一片巧克力出来给她。

  “谢谢”她接过去,急急忙忙的拆封,大口的咬下了一片

  “可以跟我说说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嗯…就在你离开之后,我原本在路上继续寻找伤患,后来我看到有一群男人在趁火打劫,就避开他们,之后过了几天,发现那群人慢慢变多了,他们占据了大多数的物资,而且到处侵犯女子”

  “政府单位呢?国际救助都没有来?”我接着问下去

  “我不知道,路上根本没看到警察和消防队,整个城市完全失去控制”

  “那你怎么会在路上乱跑”

  “因为那群男子的关系,我跟几名女孩躲到了一起,虽然说那边有水可以喝,不过食物在三天前就吃完了,昨晚我姐姐冒险出来寻找食物,但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所以我就出来找她,你有看到她吗?她穿着一件鹅黄色的上衣和白色的裙子”

  我这时候想起刚刚被那几个人侮辱的女子,大概就是她姐姐了。

  “很抱歉,你听我说……”我慢慢的把事情说给她听

  “姊姊…呜呜……”她听完后就难过得哭了起来

  “王小姐,请节哀,现在我们先回你们躲的地方吧”我想这个地方也只是暂时安全,必须继续转移

  就在移动的过程中我让她详细的叙述了一些事情,知道那群人有大约5.6百人,而且很有效率的再掠夺城市,感觉起来应该是有个首脑在操作,附近的几个超商都被洗劫,还有两间枪店也都在他们的控制之下。

  “那王小姐我再请问一下”

  “叫我诗涵吧,我就叫你俊翔可以吗?”她泪眼汪汪的看着我

  “好…好吧”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她就是有奇怪的情感

  “你的手好了吗?”她伸过手来想摸我的手

  “已经没事了”我赶紧挡掉,不然我手上的刀子可是会被她给摸到

  “请问你的家里没事吧?”她突然这样问着我

  “我家在国外,我只是来这边旅游的,只是现在都没办法联络到他们”我根本没有家人,随便几句话搪塞过去

  走没多久就到了她们的藏身地点,我看了一下的确是挺隐密的,是一个地下室,如果不刻意翻找的话,根本看不到入口在哪边,诗涵把钥匙拿给我,我拨开了遮蔽物,找到了入口,接着打开了门走了进去,而诗涵则是把外面的遮蔽物复原,以免被人发现。

  “啊!是男人”我刚进去就听到有个人大吼着

  接着我看到三名女子手中拿着扫把和拖把对着我,我心里想刚刚应该是要让诗涵先进来的。

  “等等…他是好人”诗涵进来赶紧要她们把手中的武器放下

  “可是…他是男人会不会骗我们啊?”一个女子问着

  “不会啦!刚刚就是他救了我”

  “那真是对不起了,现在这种情况,真的让人无法相信男人”三人把手上的东西都放了下来

  “诗涵你有找到你姊姊吗?”

  “姊姊她已经遇害了”诗涵难过的表示

  “那我们该怎么办,难道只能在这边等死”其中一名女子说着

  “不,现在这个时候我们越要坚强,诗涵虽然你很难过,但还是得活下去啊!”

  “嗯”诗涵擦掉了眼泪

  我打开了包包,拿出一些粮食分给她们,虽然我知道给她们或许根本只是浪费而已,她们赶紧拆开来吃,看她们狼吞虎咽的样子,真的饿了蛮久的。

  “诗涵,我看这边并不是很安全,虽然入口很隐密,但是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出入,如果被人发现了,就逃不掉了”我观察了一下四周

  “可是我们要逃到哪边去?”诗涵问着

  “不知道,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是能方便找到食物的地方,靠近市区一点会比较好”我建议她们

  “他们很多人都在市区”一个女子回着我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有另外的方法,既然他们组织起来,你们也可以组织跟他们对抗,既然社会秩序已经崩溃了,那就只能回到最原始的状态,用武力决定一切”

  “组织?怎么组织?我们女人早就都被冲散了,况且就算组织起来,女人还是不可能打赢男人啊?”

  “哈!这可不一定”我心里想到了Seven

  “男人也是人,被砍还是会痛会死”

  “但是我们不敢啊!”诗涵说着

  “嗯…好吧,不管怎么说,这边真的不安全,诗涵既然在离这边不远的地方被看到,那一定会有更多人来这个区域搜索,最好等天一黑我们就走”

  “出去那么危险,我不要”一名女子拒绝离开这里

  “当然没错外面比较危险,但其实这里也只是暂时安全罢了,如果他们找到了入口,你们又能逃到哪边,我只是提出建议,要或不要你们自己决定”

  “好,我们跟你走”诗涵开了口

  “如果一直守在这里,最后都会饿死的,不如出去拼一拼”诗涵转头跟她们几个说着

  “这……好吧”三人考虑了一下,也只能接受

  我要她们准备一下,准备好的话就先去休息,而我则是躺到沙发上闭上眼睛休息,这时突然感到有人坐到我旁边。

  “怎么了?”我睁开了眼睛,看到诗涵在我身边

  “不好意思吵醒你了”

  “没有,我没睡着”

  “我只是想跟你说声谢谢,如果没有你的话,我现在或许就…”诗涵说不下去

  “没什么,算是报你帮我处理手伤的人情”

  “嗯,我可以坐在你旁边休息吗?”她问着我

  不知道为什么,我应该要拒绝的,但我没有回应,她也就靠在我的肩膀上休息,没多久她就睡着了,看来今天的遮腾她也累了,我看了看时间,还有两个小时才天黑,我再度闭上了眼睛,而这一次不知为何,我竟然也深深的睡着了。

  第一部:融化的冰山 第05章

  大约到了晚上七、八点左右,我们整装出发,其实一路上到没什么问题,晚上也比较不会有人出来,我照着地图往市区的其中一家超商,果然跟我预料的没错,他们并没有将东西洗劫一空就跑,而是派着人在这边守着,大概有7个人左右,外面站两个在门口,其中一人拿着把冲锋枪,其余五人在里面,我猜至少里面有两个人也拿着枪。

  比起一般抢劫者聪明多了,如果我有足够的火力的话,绝对是用占领的方式,而不会用打包抢劫的做法,如此靠着发电机发电,还能够保有那些冷冻食品不会坏掉。

  我想我们需要补给一些粮食,毕竟我带出来的已经被吃了一半以上,五个人要一起吃消耗更加快速,身上的那些顶多再撑一天。

  “诗涵来这个你拿着,我跟你们说……”我想了一个简单的计画,然后拿出一把P99交给她

  “好,你小心一点”

  我躲到了超商入口的转角处,接着拿出了一个硬币丢到了地上,在安静的夜晚里发出了明显的声响。

  “喂,那什么声音,你去看看”门口其中一个警卫说着

  “喔”接着另外一人就笨笨的走过来

  这时我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声,竟然是叫没带枪的过来,原想说至少先解决一个会比较轻松。

  但这时候也只能硬上了,我看着他的影子慢慢的靠过来,就在他一转身看到我,我的右手用力一甩,袖子内的刀柄弹了出来,我接住后对准了他的脖子,按下了刀柄上的按钮,他连声音都还来不及发出来,刀尖刺穿了他的喉咙,接着我用脚踩在他的肚子上,用力的一踢,他整个人倒了出去。

  “什…什么人”门口另外一个警卫,拿出枪对着我的方位,但没看到人

  “怎么了”里面的人也纷纷跑出来

  结果我估错了,里面是六个人,所以总共七个人往我这边走过来,我赶紧往后退,直到另外一个转角处,等他们看到我的时候,我马上往旁边跑,他们看到我的身影也追了过来。

  “快…我们进去”诗涵跟其他姊妹说着

  简单的来说就是以我为饵,把里面的人都调出来,然后让她们去里面搜刮,砰砰的声响从我后面传来,果然是从枪店抢来的枪,都是半自动武器,不过这时我倒希望是全自动的,让这些笨蛋拿来乱射,一下子就射完,半自动武器反而会逼他们瞄准。

  不过问题是,我既不能真的快速逃走,也不能拿枪马上反击,如果逼退了他们,他们一定会逃回超商,撞上正在拿食物的诗涵她们,甚至也不能跑太远,不然他们可能会发现我们的调虎离山计。

  就因为这样的窘境,使得我施展不开来,最后被逼到了建筑物里面,我躲在一个吧台后面,他们正拿着枪往吧台开火。

  砰砰……我心想至少开了上百枪了,看来他们弹药补给非常的充裕,不过到现在怎么都不敢靠过来呢,而且七个人还站在一起,既然火力远胜过对方,就应该散开来,以免被一颗手榴弹就解决全部,不过他们大概也没料到我会有这类的武器吧。

  “真的都是外行人”我摇了摇头

  七个人啊!正好Desert Eagle有七发子弹,我拿出了闪光弹,准备一口气把他们干掉,我先仔细听了一下他们开枪声响确认的位置,调整了一下呼吸,接着深吸一口气准备冲出去。

  “俊翔…从这边”诗涵不知道从哪边冒了出来

  “你怎么会在这边”我问着

  “我担心你,想说来帮你”我心想你别扯我后腿就好了,帮我…再说吧

  “你是怎么进来的”

  “后面有个通风口直接通到吧台”她指了指

  “不行,如果我们走掉,他们一定会马上赶回去,这样反而让你们增加危险”我想如果一行五个人,在路上相遇到他们,很难全身而退

  “那该怎么办”诗涵问着我

  “这样,换一个招数”我快速的想了一个方法

  这时Desert Eagle伸出吧台,连续的开枪砰砰……他们赶紧蹲低身子,深怕被打到。

  “靠他也有枪”一名男子大喊着

  “怕什么我们这里有五把”

  很快的七发子弹就打完了,他们正想爬起来反击的时候,突然又听到砰砰…连续七声,接着就只看到七个人倒在地上了。

  “诗涵没事了,你可以出来了”我向里面喊着

  声东击西,这招真的百试百灵,只能说是人的天性吧,对於这些毫无训练过的人,Desert Eagle响亮的枪声,的确是相当有震摄作用。

  “都死掉了?”诗涵探出头来瞄了一眼

  “嗯”

  “我杀了人了,怎么办我杀了人”她以为她乱开枪打死了人

  “放心,这些人都是我杀的”我走到她身旁,对着她的眼睛说着

  “我…我……呜呜呜……”说到这里我才想到,或许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人在她眼前被杀死的场景

  “别哭了快走吧,不然等等可能就麻烦了”

  这时候可没时间给她哭泣,我拉着她赶紧回到超商,只见另外三个人的包包都塞得满满的,手上也提了两大袋,地上另外还摆着一些打包好的食物。

  “你们没事吧?我刚才听到枪声”

  “没事,诗涵她受了点惊吓而已”我告诉她

  我跟诗涵也拿起地上的食物,另外我进仓库找了一下,还看到不少弹药,也顺手拿了不少,最后我再去把丢在地上的袖刀给捡了回来,接着就快步离开这里,前往我在地图上预设的藏身地点,走在路上的时候,是我走在最前面,接着后面跟着诗涵,再后面则是另外三个女孩。

  走着走着突然诗涵牵了我的手,我转头过去看了她,她好像有什么话想跟我说,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毕竟看到我熟练的开枪技巧,一口气杀了那么多人还可以这么冷静,也大概知道我不是什么普通人。

  “到了就在这边,我指着前方”

  我找到的地方是一个下水道的维修站,主要是给维修工人监测和休息的地方,因为是跟下水道工程一同做的,又加上只是平房而已,所以也特别坚固没有倒榻,我先确认里面没有人之后就进去。

  “这里有比较好吗?”其中一个女孩问着

  “好处可多了呢,首先你看旁边的那些器具,是一套滤水装置,有了那个就算是脏的水都可以处理来喝,再来就是……”我走到里面打开了地上的水沟盖

  “你看下水道里四通八达的,如果真的遇到危险,还可以从这里逃跑,而这里也有下水道的地图”我指了指墙上挂着的图

  “是啊!如果是这样,的确比之前的那里安全的多”诗涵听了我的解释也附和着

  等我们把东西放好,排定好轮值的班次,也就各自休息了,不过这一晚诗涵就没有靠过来了,或许她对我感到有点害怕吧,隔天一早我做了一个决定。

  “你们听着,我不可能一直保护你们,所以我要你们自己保护自己”我跟她们说着

  “怎么保护,我们又打不过男生”一个女孩说着

  “是打不过,那如果用枪呢?”我从暗袋里面掏出来两把P99,再抽出枪袋上的两把Desert Eagle,接着又从背包里面拿出了MP7

  “你怎么会有这么多武器”诗涵终於还是忍不住问了我

  “我只能这么说,我的工作就是靠这些来完成的,反正接下来的几天,我会带你们去下水道里面练习射击,你们要记住枪是不到最后关头绝对不能用,但当要用的时候绝对不能有任何迟疑,不然死的人绝对是你们,知道吗?”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在训练她们射击,基本上只要不怕开枪就可以了,诗涵使用P99用得不错,比较让我吃惊的就是有个女孩竟然也喜欢Desert Eagle的枪声和后座力,等训练的差不多的时候,我就跟她们说我隔天早上就要离开。

  那晚为了让我明天比较有体力,所以就没有安排我值班,没多久我感觉到有人躺到了我旁边,我闻了味道就知道是诗涵,我睁开了眼睛看了她,她眼睛有点红红的,看来有哭过的样子。

  “俊翔你一定要走吗?”她用着她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

  “嗯,我不是那种适合躲着的人”我还是把回到组织当作我首要任务,所以我得出去探索

  “那以后我该怎么找你”

  “或许就不会再见面了,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我…我……”她的头慢慢的靠了过来

  两人的唇互相触碰,我抱住了她吻了起来,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自己伸手过去抱她,我不应该拥有感情才对,两人相吻了好一段时间才分开,虽然有股冲动想继续下去,但我忍住了,毕竟我只是她生命中的过客,没有资格可以拥有她,没多久两人就相拥着睡着。

  到了隔天,我把东西打包好,准备离开这个地方,我只保留着袖刀、一把P99和一把Desert Eagle,其余的都留给她们,带的弹药也足够我杀掉上百人了,最后在带上几天的粮食。

  “真的要走?”诗涵依依不舍的问着我

  “是的”我心里非常确定

  “那么我们约定好一定要再见面,就算我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我也要再见到你”诗涵冲过来抱住我,在我的肩膀上流下温热的眼泪

  “唉~~好吧,约定好会再见面的”其实要遇到几乎已经是不可能了

  接着我像另
上一篇:未来亲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