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同居同房床上呈淫巴淫忙
时间:2018-12-26

第五章同居同房床上呈淫巴淫忙

第五章同居同房床上呈淫巴淫忙


  「娘子,过了前面的地界就到江西了,相公早年行走江湖的时候,走过这条

路,记得前面有个小城镇,我们今晚就在那里休息吧。」巴淫和小龙女同乘一匹

马,紧紧贴在她后背上,一手搂着她的纤腰,一手抚摸着那圆润而有弹性的大腿。


  自从上午在河边的淫乱激情后,巴淫便借「脑袋失常」之机,以小龙女相公

自居。


  小龙女坐在马上,感到巴淫对自己的抚摸,也没有反抗。上午河边的两次淫

乱,被迫喝下大量的精液,这一路行来,几次恶心欲吐,甚至有两次精液都返到

了嘴里,但为了不让巴淫发现,又含羞忍怨地咽了回去。


  又一阵呕吐的欲望袭来,小龙女连动都不敢动,更没心思去阻止巴淫的侵犯,

只盼着赶紧赶到前方的城镇。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渐渐平复,深吸口气,故作镇

定地小声道:「原先不是计划好去湖北的吗?为什么一定要改道江西?」


  「湖北怎么能去?实话跟你说,根据丐帮内部的消息,湖北已经被魔教占领

了,那里没几个正派教派了,去了岂不是自投罗网?我们要保存力量赶往临安,

共商抗魔大计才是。」巴淫一边说着,一边把手贴在小龙女的小腹上,缓缓抚摸

着。


  东去临安(今杭州)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通往湖北,一条经过江西,小龙

女和左剑清原先的路线就是往湖北去的。巴淫费尽心思改变路线,不外乎甩掉左

剑清,至于湖北是不是被魔教占领了,鬼才知道。


  左剑清可能不认识他这位淫道中的老前辈,但自己却一眼便看出了他这位同

行。他虽隐居却是耳目通灵,得知魔教三大淫贼下山,料定必会对江湖各美娇娘

下手,像小龙女、黄蓉、殷素秋等知名的绝妙美妇,又怎会不动心?见过了小龙

女,领略到她那倾国倾城的芳容与做梦都想不到的魔鬼般的身材,自己也是心头

澎湃,迷恋不已,又怎能让左剑清染指?


  夕阳西下。


  马上,一男一女紧紧贴在一起,男人放在女人小腹上的手,又缓缓向上移动。


  ………………


  「呦,客官您请!」


  「小二,还有空房吗?」


  「有,不过只剩二楼一间了……」


  「一间不是正好吗?娘子,你先上去吧。」


  「老天!这位仙子是您老的娘子?」


  「怎么,羡慕吧?嘿嘿……不信的话,晚上可以趴在窗后面偷听,我在里面

操她,你在外面也跟着销魂……」


  小龙女本想反驳,但腹内欲呕,再没心思听他们两个耍嘴皮,连忙跑到二楼

客房里,关上门就急着找马桶。可怜镇子太小,没个正儿八经的客栈,这唯一的

客栈也没个室内马桶。小龙女身躯一僵,一口浓浓的精液已经返到了嘴里。听到

楼梯响动,知道巴淫要进来了,不禁心里一急,口中含着满满的一口精液,又不

能说话,忽然看到桌子上一个茶壶,连忙走过去端起来晃动了一下,里面空空如

也,心里一喜,打开壶盖,俯身将那温热黏稠的液体渡了进去。


  夜晚,繁星点点,小小的客栈里也亮起了一盏盏灯火。


  「娘子,你怎么不吃啊?」


  小龙女坐在床头打坐,闻言瞪了一眼巴淫,没搭理他,继续闭目冥思。多年

的古墓生活,她一直没养成盘腿的习惯,只是坐在床沿上,按照自己的方式温习

功法。


  巴淫吃了个闭门羹,却毫不在意,继续絮絮叨叨地道:「再不吃饭菜就凉了,

你中午就没吃,这怎么行?」


  「啊!我明白了!是不是吃了我两次精液,所以肚子一直不饿?娘子如果喜

欢的话,我还可以给你……」


  这一番话,令小龙女俏脸微红,呼吸急促,胃里又是一阵翻涌,忍不住一小

口微热的精液倒流进口中,这一来更不敢说话了。她往桌子上看了看,却猛然想

起那茶壶早就被她藏到了床下面。也不知有意无意,巴淫偏偏在这时候端着一碗

饭颠颠跑了过来。


  「娘子,来,吃一口吧!」


  小龙女哪里吃得下,而且只要一张口,精液就流出来了,她只能摇了摇头,

表示自己不吃。一代侠女,江湖数一数二的美娇娘,竟遇到了如此尴尬的情况,

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


  「唔,我知道了……」巴淫放下碗筷,附到小龙女耳边,小声道:「娘子不

吃饭,肯定是想吃相公的精液了,是不是?」


  「你……唔……」小龙女忍不住张口反驳,但话还没说,那粘稠的液体已经

溢了出来。


  「啊……」小龙女一声惊呼,更阻止不及,一时间浑浊的精液如小河般汩汩

而流,顺着她的嘴角一路向下滑去。


  倾城的美人儿,娇靥绯红,嘴角已经变得透明了的亮晶晶的男人精液,顺着

那天鹅般修长玉颈缓缓下流,直流进那胸前那深不可测的乳沟里。


  「哇!娘子好淫荡啊!」巴淫连声赞叹,看着小龙女这幅淫靡的景象,一时

间热血上涌,胯下又开始蠢蠢欲动。他搂着小龙女的小蛮腰,不禁在她诱人的脸

蛋上「啵」地亲了一口。小龙女「啊……」的一声,娇躯顿时软了下来。


  被巴淫看到他的精液从自己嘴里流出来,令她哀羞欲死,简直无地自容,低

着头再不敢看巴淫,连溢出的精液都忘了擦了。


  巴淫见小龙女不反抗,不禁得寸进尺,他一手按在美人的小腹上缓缓摩挲,

一只手顺着精液流动的轨迹,探进衣领,再次碰到了那令他神魂颠倒的沉甸甸的

乳房。摩挲着那雪白滑腻的乳肉,仿佛置身天堂,一时间连眼神都温柔了下来。


  「别急,既然娘子喜欢吃精液,相公马上就给你……」


  小龙女臻首软软地靠在巴淫的肩膀上,任他抚弄。一天水米未进,又急着赶

路,饶是一带侠女也疲惫不堪,加上巴淫的两次射精耗费了她大量的体力,本想

打坐恢复些功力,刚刚又被巴淫打断。巴淫大手的抚弄令她感到说不出的舒服,

一时间动也不想动。


  也不知巴淫揉弄到了几时,当小龙女感觉都快睡去时,忽觉得臀部一凉,下

身已无片缕,随即一条腿被抬起,露出了毛茸茸湿淋淋的阴户,腿根一热,一条

滚烫的异常粗大的巨型肉棍已经贴了上来。电光火石间,小龙女忽然清醒了些许,

右手慌忙握住那条大屌的根部,想去阻止,却没想到这一抓反面使自己心神激荡,

完全失去抵抗的信心。手中那根异性的性器是那样的坚硬,那样的粗大,长长的

性交之物在她一只手的攥握下还伸出有近八寸长,而且她的小手根本无法完全扣

住那大肉棒的根部!


  强有力的男性屌物仿佛看到了它的交配对象,那仙姿玉貌娇靥绯红的美娇娘

令它兴奋不已,更是极大地催发了它强大的生殖能力,在小龙女小手上不安分地

跳动着,竟然带动她的手一跳一跳的……。


  「嗯……」小龙女忍不住娇哼,只觉玉手中的大肉屌又粗又长又硬,竟有些

烫手,而且比过儿的活儿不知大了多少倍,不由芳心剧荡,丰胸前挺,渴望地仰

起头,肉屄涌出一股爱液,竟忍不住想就此解脱,不顾一切地与他做一对快活鸳

鸯。


  巴淫见美女小手一直握自己粗壮无比的巨大肉棒,淫兴大发,不由在美人玉

手的紧握下,用大龟头拨开湿润已久的阴唇,反复在洞口摩擦,顿时溪水潺潺,

晶亮的淫水在龟头之间拉出一道细线,小龙女身心俱热。欲火难当,右手握住男

人的巨大阳具不放,不由发出压抑的呻吟。


  巴淫嘿嘿淫笑着,挺了两下,见不得其门,却也不急,心想反正今晚有的是

时间,便又握住小龙女大奶子,双手用力抓挤,挤出团团肥嫩的乳肉。待挤弄舔

舐良久,乳兴方足,这时下身已涨得生疼,他只想直捣黄龙,尽情淫乐。


  一边运用独门手法继续轻抚着怀中意识已有些迷乱的美人,一边将这早已令

自己垂涎三尺的丰满胴体放倒在床上,顺手脱了她的鞋袜,俯身压了上去……。


  沉鱼落雁,娇靥绯红,媚眼如丝,肤如凝脂……,温热柔软的丰满肉体即使

只是压在上面不动也销魂至极。修长滑腻的玉腿不由自主地缠绕扭动,白嫩柔滑

的藕臂无力地躺在床上,硕大高耸的乳房涨涨地顶在胸口,那惊心动魄的挤压让

男人呼吸急促。巴淫作为淫道中的老祖,可谓阅女无数,可小龙女这般高贵丰满

的人妻熟妇他也不曾搞过,便是见都不曾见过,如今有幸可以做她性侣,肆意地

将她淫辱肏弄,不由兴奋得无以复加。


  巴淫将褪下的衣衫拨到一旁,沉腰绷胯,巨大的肉屌再次抵在了眼前美人汁

液泛滥的阴户,紫红色的大龟头昂扬而立,深吸口气,胯下渐渐发力……小龙女

意识迷乱中,觉着那滚烫的大肉棒正缓缓挤进自己的身体,涌动的情欲,偷情般

的刺激,如潮水般袭来,身上如同被火焰包围。现在的小龙女,再也没有了往日

的端庄高贵,即是干柴烈火,一点就着。


  「就要失身给他么?」眼见一切即将无可挽回,她羞愧的闭上了星眸,心中

却如同放下了包袱,准备坦然的与眼前之人,共同堕入肉欲的巅峰。


  正当此时,一阵敲门声传来,紧接着是店小二的招呼声:「客官,您要的酒

水。」


  这不大的声响,可对于正与巴淫赤裸缠绵准备纵体受爱的小龙女而言,不吝

于晴天霹雳。她娇躯一震,不由打了个激灵,「我这是在干什么?」。深吸口气,

趁巴淫愣神的功夫,小龙女伸手将肉棒推在一边,粗壮的温热手感,又让她险些

失守。


  「谁让你来的!给我滚!!!」巴淫一声大吼,他总算是体会到了那天第一

次见到小龙女时,左剑清的心情了。


  原来住店时巴淫的那番话,让店小二上了心,他长这么大都没见过这么漂亮

的美人姐姐,怎么可能是这个半只脚都踏进棺材的糟老头子的娘子呢?他不信,

死都不信,于是,他很听话地按照巴淫的建议趴在房门外偷看,这一看顿时让这

个未经房事的小初哥目瞪口呆。一股不平与恨意涌上心头,他本不知男女之事的

滋味,只当是这个讨厌的糟老头子要强奸美女姐姐,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

这个死老头得逞!于是眼珠子一转,来了这么一出。


  巴淫这一吼,小龙女总算清醒了些,她运起内力,便要像昨晚那样将巴淫甩

出去。岂知巴淫经过上次那一甩,居然灵机一动,想到了应对之法。在小龙女抱

着他腰臀的时候,他双手往下一探,右手穿过两条白花花的玉腿,在丰臀处和左

手紧扣合拢,赤裸黝黑的身躯猛地站了起来,双臂用力向上一提……「啊……」


  小龙女身躯一阵僵直,被巴淫凌空提起,玉胯那窒息般的勒紧,令她忍不住

一声娇吟,本想盘住男人腰臀的长腿不得不死死地缠绕夹紧那淫邪的手臂。巴淫

突然发力,让她措手不及,抱住男人腰臀的藕臂早已松开,顿时玉背后仰,向后

跌去,于是本能的将双手揽在巴淫脖子上,沉甸甸的硕奶狠狠地撞在巴淫胸前,

「咣……」的一声沉闷的撞击声清晰可闻。


  小龙女乳房的强烈撞击令巴淫更加热血沸腾,那滚热的弹力十足的挤压,居

然弹得他往后倒退了一小步,入目所见,尽是两堆晃动的高耸肉团,颤颤巍巍,

摇摇欲坠。


  「哦……好弹性!这一击,价值连城。」


  小龙女大羞,玉腿盘紧了巴淫的腰,揽在他脖子上的双手,紧张地抱着他,

把那对丰乳隐藏在男人结实宽广的胸膛中。感受着那对弹性十足的丰胸的挤压,

巴淫双手松开,顺势覆盖住了小龙女浑圆翘挺的雪臀,使小龙女的下身不由得前

挺,巴淫怒涨的巨大黑茎正好穿过小龙女的大腿之间,顶在小龙女赤裸的阴部胯

下,形成男人巨屌贯穿美人的整个股沟和阴户淫靡场景。


  由于小龙女现在一丝不挂,俩人的生殖器就这样肉与肉直接厮磨在一起,那

巨大的肉屌在小龙女左右张开的大腿根部硬挺着,紧贴着小龙女的阴户和股沟,

如同她跨坐在小树杆上一般,把她的整个娇躯都顶了起来。小龙女的下体直接接

触到如此巨大的阳物,那粗壮、强大与滚烫的热力,直令她感到头晕目眩,心跳

加速。


  「你……别乱来……快放我下来……」小龙女臻首无力地趴在男人的肩膀上,

娇喘吁吁地说道。她根本就不敢看巴淫,整个人一丝不挂地缠在他的身上,胯下

私处更是被男人肆意地淫摸,从巴淫背后,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死死缠在巴淫腰

间紧紧崩着的白玉般的小腿,一时间羞愧之极。


  「这个姿势好啊!娘子,夹紧了,为夫带你溜一圈……」巴淫嘿嘿淫笑着,

手上用力,狠捏着臀肉,不管小龙女的反对与哀求,开始在房间里走动起来。


  一个半身赤裸的美妇人,肌肤雪白,缠在一个萎缩粗鲁的老头身上纠缠扭动,

并且不住发出勾魂的娇吟,这一幕场景,足以令任何看到的人血脉膨胀。


  门外偷看的店小二却糊涂了,如果说刚才那老头是在强奸,那他们现在是在

做什么?


  「啊……啊……哦……别动了……你放我下来啊……" 「美人,来,让哥哥

亲一个……」巴淫无赖地伸出长舌头,向小龙女索吻,小龙女只得左右躲避,中

间难免有所触碰,惹得她更为羞恼,不停的用力捶打巴淫的脊背,但是毫无用处。


  就这般,巴淫抱住小龙女行了约半柱香的时间,两人都开始出汗了。小龙女

被巴淫的动作弄得娇喘吁吁,巴淫则放肆地用左手用力压着她的玉背,用他的胸

膛挤压小龙女那对极为高耸的奶子并把她们压得扁平,右手肆无忌惮地抓揉和挤

压丰腴的玉臀,让他的怒挺之物与小龙女的阴户紧顶在一起,并在美人双腿根部

之间来回用力地磨擦嘎油。


  小龙女羞愧交加,没想此人如此好色,竟然乘机抓摸自己的光屁股并做出类

似交合的动作,难道他和那个俞芬也是这样子的?她清晰地感觉到那充分勃起的

巨大黑茎插在自己的双脚根部之间,来回用那极为粗长的阴茎杆向上顶磨着自己

湿滑的阴唇,它的火热与粗壮不禁令自己如痴如醉爱欲横生。


  小龙女虽是赋性贞洁的侠女,但也是成熟知性的已婚少妇,巴淫雄壮之极的

男性巨物和那高超的爱抚技巧,无形中又勾起了她肉体本能的欲望与需求。巴淫

暗使的秘药,更是令她一步步陷入情欲的深渊,以至于再也控制不了自己。只见

她藕臂紧紧环抱住巴淫的头部,让他的头部埋入自己的丰乳中,双腿死死盘在男

人的腰后,放软着下身的劲道,阴户轻轻坐在双脚根部之间的怒挺之物上,让自

己早已融化的下身紧贴着他的庞然大物,在他的紧搂之下也紧搂着他的宽广的后

背,媚眼如丝,渴望地仰起头来。


  巴淫见她情欲难耐,终于开始主动寻求快感,不禁欣喜若狂,分别亲吻了一

下左右两个勃起的乳头,然后左手托着美女的雪白屁股,右手用力压着美女的后

背,令自己的脸与她的丰乳更加紧密的挤压在一起。


  「嗯……好热……巴老……巴老……你……嗯……」


  小龙女娇喘吁吁,芳心又羞又怕,她感到自己的身体已渐渐不属于自己了。


  在巴淫强有力的托抱下,自己的身子是那样的娇酸无力,巴淫狂热粗野的恣

意玩弄也不再是令人那么讨厌,随着他的大脸一次次在胸部的挤压和巨大黑茎不

停地顶磨自己的阴户,一丝电麻般的快意渐渐由弱变强,渐渐直透芳心脑海。小

龙女全身不由得一阵阵轻颤,一双修长的玉腿更加用力地缠着男人的腰身。


  鬓发散乱,更添诱惑,玲珑惹火的身段,在与男人的纠缠中,一览无余。


  巴淫好像又想到了什么,双手突然放弃对美女的托抱,小龙女害怕从他身上

掉下来,急忙双腿用力夹紧淫贼的腰,两人又翻滚着倒在床上。此时,巴淫的双

手却突然向下蜿蜒而过,绕过美女的屁股,从屁股后直插小龙女娇嫩的阴部,一

下子按在她湿滑的阴户上。


  「啊……你……!」小龙女一声惊呼,双腿夹紧男人的腰臀。巴淫这一下令

小龙女全无防备,骤然的插入感,令她感到一阵强烈的快意,忍不住缠紧了男人,

似抗拒又似期待着淫贼下一步的动作。


  巴淫用双手使劲分开小龙女紧夹的臀瓣,右手伸进两片阴唇之间,左手按在

美女的屁眼上,右手三根手指紧紧探入娇嫩的少妇玉沟内一阵恣意揉抚,却发现

那里早已湿成一片,里里外外到处都湿透了,一股年轻少妇青春的体热直透尤八

的手指传入大脑。


  小龙女想用手阻止巴淫,可怎么也无力把巴淫的手抽出来,那秀美娇艳的小

脸不禁羞得通红,随着尤八强行揉抚自己的阴部和屁眼,一股股麻痒直透小龙女

的芳心,仿佛直透进下体深处的子宫和肠道。小龙女的下身越来越热,死死夹紧

双腿缠着男人的粗腰,绝色娇靥越来越红,呼吸越来越急促,下身那紧闭的嫣红

玉缝中间,滑腻黏稠的爱液越来越多,粘满了巴淫一手,又被他顺势把春水涂抹

在了自己的光屁股上。


  「啊……」不知道巴淫又做了什么,一声火热而娇羞的轻啼从小龙女小巧鲜

美的嫣红樱唇发出。下身的快感使她原来越抑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只有仅存的那

一点身为人妻的羞耻令她轻声求饶,「啊……巴老……你……别乱来了……我…

…有丈夫的……」,说到后来却是细弱蚊呐,满心羞愧。


  「没关系,我只是要和夫人建立性关系……」奸淫别人妻子所带来的极强的

亢奋刺激着尤八,美女越是羞愧,他越是兴奋。平日高高在上的江湖一代美娇娘,

如今却一丝不挂地缠绕在他身上,并且即将成为自己的性伴侣,奉献自己的肉体,

伴随自己完成一次次交配生殖,多么刺激又美妙的事啊!这样想着,把高耸丰满

的乳房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胸膛上,使得自己都能听到美人的心跳声。


  开始吧!这就开始吧!


  巴淫颤抖着双手紧紧地捧着小龙女的光屁股,使她不由得下身抬高,这样自

己怒起的大龟头正好顶在她赤裸的小穴上,由于小龙女现在什么也没穿,俩人的

生殖器就这样肉与肉的直接厮磨在一起。


  「哦……不要……巴老……真的不行……」大龟头紧贴着小龙女的阴户和股

沟,让她又一次清楚地感受到它的强大和侵略性,不由一阵头晕目眩。火热的龟

头缓缓摩擦着自己的阴户,小龙女一阵羞愧与紧张,她知道,他就要进来了,作

为人妻的忠贞,仅存的理智让她再次挣扎起来,只是力度远远不够……巴淫已箭

在弦上,不得不发,想到今晚就要得偿所愿,尽情地享用这绝世的人妻尤物,不

禁热血沸腾,仿佛身体里瞬间充满里无穷的力量。他握住胯下的大屌,使龟头紧

紧地顶在那早已汁液泛滥的小穴上,屁股一挺,腥红的大龟头冲破樊篱,挺至她

光滑莹润的玉蚌中。


  「啊……不能……别进去……」


  美人玉体紧绷,娇羞哀怨,不敌男人强行求欢。性器相交,下身已开始胀满,

眼看就是男女结合,颠鸾倒凤,不知几时方休的淫乱媾合……就在这时,房门轰

然一声大开,两个大汉大大咧咧地走进来,其中一个破口大骂:「他妈的,有房

间就行,老子要住房还管他有没有人?里面的人不管是谁……」,大汉骂到这里

却戛然而止,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昏黄的灯光下,一个雪白柔腻的身体紧紧地缠在男人身上,修长圆润的大腿,

雪白的大屁股,腰细得像蛇一样,胸前与男人之间是一大团白花花的乳肉,尽管

被男人压在身下只能看到一小半身子,但即使这样也足够显示出这女人的销魂…

…。这种做梦都想象不到的尤物,就这样赤裸地纠缠在这个半只脚都踏进棺材的

老头儿身上。


  「啊……」,一声令人心动的惊呼,女人也不知用了什么方法,一翻身,那

雪白丰满的身子飞快地窜进了被褥里。虽然只是一瞬间,但他分明看到了女人硕

大的奶子那难以形容的剧烈晃动,甚至听到它们彼此撞击时乳肉交接的「咣咣」


  声……「好……好个女人……」大汉目瞪口呆地赞叹了一句,胯下不由自主

地一柱擎天,高耸的帐篷上滴滴鲜血弥漫,居然是流了鼻血。只是当看到转过身

来满脑门黑线的巴淫,这种赞叹便瞬间便成了惋惜。


  两个大汉虽然蛮横,但撞破了人家的好事,也觉得过意不去,磨磨蹭蹭地出

去后,居然再不舍得下楼,就在楼梯处闭上眼睛想象着刚才的画面,连打了三炮

才火气渐消。


  而巴淫见他们离去,虽然恨得牙痒痒,但也没有过于追究。他不是第一天行

走江湖了,以自己的武功虽然拿下他们不难,却没有意气用事。他生性谨慎,即

使当年做采花大盗时,大多也是偷偷摸摸,不敢让人知道自己是谁。正因为自己

谨慎,跑路一流,才成了现存为数不多的老辈淫贼之一,而当初和他并称三个老

伙计却都先他而去了。其实就连他也不知道,仗着自己绝世的轻功和精通水性,

是没几个人能抓得住他的。


  一声长叹,看着薄帘后那窈窕的身影,不禁惋惜万分。经过这么一折腾,巴

淫知道再下手不可能的了,便老老实实地打了个地铺就寝,准备他日另寻良机。


  他却没想到,连续坏了他两次好事的,正是那个被他调侃的店小二,要不然

客栈十几个房间,为什么那两个大汉就偏偏第一个挑上他了呢?


  长夜漫漫,不知什么时候,外面下起了丝丝的雨。巴淫渐渐睡去,梦里,遇

见了赤身裸体的小龙女,她正在被几个挺着大鸡巴的男人追着,一直追到了树林


  ……………………


  情动若漪,丝丝如雨,把弄帘角忍羞意,不知早入郎君计。


  柔腰轻摆,辗转难寐,梦中郎君若再来,蓬门今始为君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