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从属(七)——母狗梦的首场秀
时间:2018-12-26

第六章 从属(七)——母狗梦的首场秀

第六章 从属(七)


       ——母狗梦的首场秀——七月二十九日星期五


  冯可依脖子上套着黑色的狗项圈,被朱天星拉扯着闪闪发光的狗链,四肢着

地,像只母狗一样爬行在柔软的长毛地毯上。她身上一丝不挂,连一件内衣也没

有穿,除了从乳头和阴蒂上垂下来的金属架子和固定在肛门里的狗尾巴之外,只

在脚上穿了一双银光闪闪、鞋跟足有十二厘米的金属细高跟高跟鞋。


  由于金属夹子下的铅锤很重,E罩杯的巨乳以乳头为中心向下剧烈地垂着,

原本圆鼓鼓的形状变成一个难看的倒圆锥形,可怜地摇晃着。阴蒂也像是被无形

的手拉扯那样下垂着,每当冯可依挪动膝盖,完全垂下去的阴蒂便摇荡着,带给

她一阵强烈的快感。


  「臀部再提高点,给我摇摆起来!」朱天星挥起九尾鞭,对准冯可依的臀部

用力一甩,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


  「哧哧……」冯可依痛得倒吸一口凉气,不得不把臀部撅高,一边紧咬牙关

忍耐着巨大的羞耻,一边左左右右地扭腰摆臀,在地毯上爬行着。


  从肛门里垂下来的狗尾巴随着突然加剧的摆臀动作,不住拂过臀部,扫在臀

沟里的阴户上。没过多久,狗尾巴的梢端便被从阴户里溢出来的爱液染湿了,而

真正撩起冯可依的受虐心,让快感成倍地增幅的并不是源自阴户被狗尾巴连续扫

拂的酥痒火热,而是由于她暴露着脸蛋,哪怕被专业化妆师化成谁也认不出来的

模样。


  ……啊啊……被看到了,我像狗一样在地上爬的样子肯定很下流,啊啊……


  我不是梦,我是冯可依……冯可依羞耻地想着,感到没有遮掩脸部的自己就

像没化过妆似的,宾客们看到的是她本来的面目。


  「尊敬的来宾您好,她是梦,请慢慢享用吧!」在第一个沙发坐席前,朱天

星用力一扯狗项圈,让冯可依停止爬行,然后恭敬地向一位秃顶的中年客人鞠了

一躬,把手中的狗链交过去。


  秃顶男人哈哈一笑,在冯可依颈间的狗项圈和他的用力扯动的手之间,狗链

绷得紧紧的,划出一道道饱满的弧线。


  ×××××××××××××××××××××××××××××××××××


  极尽魅惑的新进母狗奴隶梦的登场令整个俱乐部的客人都沸腾了,其他坐席

的客人们坐不住了,纷纷跑过来,围成一圈看着冯可依在秃顶男人的玩弄下,不

停地颤抖身体,羞耻地呻吟着,淫荡地浪叫着,像一只发春的母狗一样暴露着下

流的耻态。


  冯可依几乎失去了意识,双眼迷离,陷入在昏沉沉的半梦半醒之间。在她撅

起的臀部上,一根被大量爱液打湿的电动假阳具和狗尾巴深深地刺在阴户和肛门

深处,下流地旋转着,和她急促的喘息声一起「嗡嗡」地轰鸣着,汇成一道淫靡

的乐曲。


  「该到下一个席位了!」朱天星向意犹未尽的秃顶男人要过狗链,重重地一

扯,催促着冯可依。


  冯可依抬起潮红的脸庞,朦胧的眼眸无神地瞧向朱天星,费力地从沙发上爬

下来。先是两只手,然后是两膝,冯可依伏低上身,臀部高高地向后撅起,一边

摇动着湿乎乎的臀部,一边向第二个席位爬去。


  阴户里全是滑溜溜的爱液,旋转着的电动假阳具慢慢地从中滑下来,落在地

毯上。一直在不舍地看着冯可依的秃顶男子连忙一个箭步跑过去,唯恐被其他人

争先似的捡起电动假阳具,递到冯可依嘴边,淫笑着说道:「梦,太不小心了,

这个掉出来了,张开嘴叼住,可别再掉下来了啊!嘿嘿……」


  冯可依瞧了一眼通体都是自己分泌出来的爱液而亮晶晶的电动假阳具,兴奋

的心中一阵乱跳,情不自禁地张开嘴,像叼肉骨头一样叼在嘴里。


  被朱天星扯着狗项圈爬行了几步,忽然,冯可依看到不远处,雅妈妈正在和

张维纯说话。


  啊啊……部长……太好了,他终于来了……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的冯可依,

在残余的意识中,竟然对看见张维纯有一种莫名安心的感觉。张维纯是令她深陷

在群魔乱舞的淫宴的罪魁祸首,按理应该憎恨才对,反应过来的冯可依为此也大

感疑惑不解,心头更加充满了羞耻和对自己的怪责。


  下一刻,冯可依就像变成了雕塑,突然伏在地毯上一动不动了,感到如陷冰

窟,紧张地看着从张维纯背后探出身子的男人加入到张维纯与雅妈妈的聊天中。


  肖……肖教授怎么会在这里……不要啊……一时间,冯可依来不及细想,下

意识地就想逃走,可刚直起身子,脖子上便传来一股大力,顿时被朱天星扯动着

狗链,重又回到地毯上趴好。


  拜托,拜托,千万别看过来,别站在那里,赶快走远啊……身后有朱天星看

着,不能逃跑,冯可依只好不停地在心里祈祷着,所幸,肖教授他们只是简单聊

几句,便和雅妈妈分头而行,离她越来越远地向前方走去。


  冯可依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在朱天星不耐烦的催促下,慢慢地向前爬。


  爬了没几步,便遇到了雅妈妈,雅妈妈在冯可依身旁蹲下来,先是仿佛爱抚

爱犬似的揉揉她的头,抚摸几下肋部,随后便取下了她嘴中的电动假阳具。


  「玩的怎么样?梦?看到你的达令了吧!他的座位在最里面,麻烦你把这个

给他送去吧!」雅妈妈把装着一些纸巾等小东西的竹笼向冯可依嘴巴上一递,示

意她咬住竹笼的提手。


  呀啊……要我做这么下流的事!不要啊……冯可依用力地来回摇头,眼眶里

滚动着泪珠,泪眼婆娑地瞧着雅妈妈,求肯着。


  「你必须要去,梦,这是命令!」俏脸一扳,雅妈妈不容拒绝地说道,抡起

胳膊,在冯可依高高撅起的臀部上打了一记重的。


  「啊啊……好痛啊!我……我去。」冯可依只好羞耻地张开嘴,在雅妈妈笑

吟吟的目光下,把竹笼的提手叼在嘴里。


  待雅妈妈离开,朱天星便不断扯动着狗链,为冯可依指明方向。冯可依穿过

一个个坐席,向俱乐部的深处爬去,用力叼着竹笼提手的嘴巴里,唾液源源不断

地流出来,拉成丝,连成线,滴落下去。


  肖教授为什么会和张维纯在一起呢!他们两人,一个德高望重,一个卑鄙下

流,根本是两个世界里的人,怎么会有交集呢!……


  感到非常不安的冯可依怎么也想不到肖教授和张维纯相识的理由,不住在心

头惊惶地想道,张维纯不会把我的事告诉肖教授吧!如果肖教授知道我就是冯可

依,我的同学们早晚都会知道的,那我可真没脸见人了,不会的,那种事不会发

生的,他不会知道的,坏了,今晚我没有戴面具,怎么办,怎么办啊!我要把脸

挡上啊!雅妈妈,你快回来,让我戴上面具吧……


  「这是我们俱乐部的新人——梦,今晚是她的第一次,两位贵宾,请,祝您

们玩得开心!」朱天星松开狗链,恭敬地弯腰施礼,便转身离开了。


  「哦……张先生,这个女人的身材真是无可挑剔啊!名字起的不错,与她梦

幻般的容颜很配,这里真是个好地方啊!呵呵……」


  「肖教授,还满意吧!这家俱乐部是个非常不错的玩乐场所,尤其是这里饲

育的母狗奴隶,绝对是最高级别的,就像现在这只,还有不久前离开的莉莎,都

是男人们梦寐以求的玩物。」


  张维纯和肖教授一边从冯可依叼着的竹笼里取出纸巾,一边瞪大眼睛,射出

色迷迷的目光,在冯可依赤裸的身体上来回端详,肆意评价着冯可依。


  冯可依待竹笼里的东西取空后,便吐出提手,把竹笼搁在茶几上,然后羞耻

难耐地低下头,躲过脸上有若针扎的视线,伏在茶几旁的地毯上。


  「难为情吗?嘿嘿……梦,你的臀部真美啊!那些所谓的神尻远远赶不上你

的啊!」肖教授一边感叹地说着,一边用擦过嘴的纸巾在冯可依高高撅起、又圆

又翘的臀部上拍打着。


  他真的是肖教授吗?老师怎么会变成这样!难道这是他的真面目!他原本就

是这样的男人,我该怎么办,就这样被曾经的恩师玩弄吗……耳畔传来的的确是

相处了四年的肖教授的声音,冯可依无法把印象中德高望重、严于律已的长者与

现在正无所顾忌地玩弄自己的臀部、说着下流话的男人联系起来。


  「这是什么,狗尾巴吗!嘿嘿……是从你的肛门里面长出来的吗?哦……不

对,原来不仅是狗尾巴,还是一个能令女人快活的电动假阳具,梦,这么说,你

的肛门也被开发出来了,有过肛交的体验。哪个更舒服?肛交吧!」肖教授握住

狗尾巴顶端的电动假阳具底部,一边旋转,一边来来回回地在肛门里抽插起来。


  呀啊……不要啊……老师,老师……啊啊……啊啊……再这样下去,我就要

在老师面前泄了……苦于不敢张口,冯可依在心里向肖教授央求着,用力抓着地

毯的长绒毛,脸颊紧紧地贴在地毯上,用最大努力不让自己呻吟出来。


  「真是个快乐的夜晚!张先生,你先玩吧!我失陪一下,上年纪的人就是麻

烦啊!总往洗手间跑,呵呵……」肖教授放下手中的狗尾巴,向张维纯自嘲地笑

笑,然后站起来,向洗手间走去。


  当肖教授从洗手间出来、经过吧台时,忽然停下了脚步,像钉子一样伫立着

疑惑地看着假人玩偶莉莎。仔仔细细地看了良久,肖教授发现雅妈妈就在旁边,

便急步走过去。


  「你好,雅妈妈,放在那里的假人很像真人啊!」


  「您好,肖教授,看起来惟妙惟肖是吧!这个假人玩偶叫莉莎,是一位著名

的玩偶师以我们俱乐部的女贵宾为模特制作出来的,前几天才送过来。」瞧着肖

教授急迫的表情,雅妈妈嫣然一笑,娓娓道来。


  「哦……那么,这位女贵宾今晚来了吗?」肖教授用希冀的目光望着雅妈妈。


  「这个嘛!对不起啊!肖教授,我不方便透露。不是我不想说,而是俱乐部

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不想引起不必要的纠纷,因此严令不许透露客人的任何情

况。」见肖教授欲言又止、还想追问的样子,雅妈妈好奇地问道:「肖教授,您

认识莉莎?」


  「不……不……只是看莉莎很漂亮,想认识一下。」肖教授连忙摆手,矢口

否定。


  「咯咯……不仅漂亮,身材还好,而且还是男人最想得到的女人呢!」雅妈

妈抿抿嘴,笑了起来。


  「对了雅妈妈,这个假人的脸和本人一模一样吗?」雅妈妈还没来得及给假

人玩偶戴上面具,因此肖教授清清楚楚地看到了莉莎的样子。


  「肖教授,您的问题很难回答啊!不过,因为您是第一次过来玩,我就破例

一次,过多的不能说,我只能说我请的玩偶师是业界最顶尖的。」


  雅妈妈其实已经说出了答案,肖教授眼中一亮,心中狂喜,忙道谢道:「雅

妈妈,这个假人我很喜欢,可以卖给我吗?」


  「好难办啊!肖教授,因为这个假人倾注了玩偶师的心血,我实在不好擅自

主张,需要先征得创作者的同意,而且,即使获得允许了,费用也非常高,恐怕

会天价。不过,如果您非常喜欢的话,我这里还有六分之一比例的迷你版,马上

就会到货了,贩卖的对象只限于会员。稍等,我给您去取样品,您先看看。」雅

妈妈优雅地点点头,向吧台里面走去。


  没多久,雅妈妈便捧着一个迷你假人玩偶走过来,举给肖教授看。


  「哦……真精致啊!雅妈妈,我可以摸一摸吗?」肖教授着迷地看着酷似冯

可依的假人玩偶,情不自禁地想要抚摸。


  「当然可以了,请。」


  肖教授把假人玩偶捧在怀里,轻轻地抚摸着,肌肤非常有弹性,手感非常逼

真,感觉就像是在抱一个婴儿似的。


  真的很像啊!不……简直是一模一样,难道雅妈妈嘴中的女贵宾就是可依,

不会吧!乖乖女般的可依怎么可能是这样的女人呢……越看越觉得假人玩偶像冯

可依,肖教授不禁兴奋起来。


  怀中的迷你假人玩偶与吧台前摆放的一样,阴户也开有孔洞,穿着三对小小

的银环,肖教授瞧着局部做工异常细致的乳头和阴户,心中激荡地想道,可依的

隐秘地带就是这个样子吗!好淫荡啊……


  冯可依从肖教授任教的大学毕业已经五年了,两年前,在参加一个毕业生的

婚礼时,与肖教授首次相遇。冯可依很激动,肖教授也是如此,不过,令肖教授

激动的不仅是离别后再会的师生情,还有对变得成熟妖艳的冯可依的倾慕之情,

心中充满了骚动,有一种占有的欲望。


  今年,肖教授听说冯可依和一名比她大了很多的中年男子结婚,非但没有大

多数老师对学生找到归宿的祝福,反倒嫉妒地要死,恨冯可依的老公夺走了他最

钟意的弟子。


  大概十天前,在接到与教过的学生们在汉洲聚会的邀请时,肖教授本来想婉

拒的,可得知冯可依也会参加,便改变了主意,欣然接受了邀请。


  隔了两年再次重逢,变化巨大的冯可依给了肖教授大大的一个震撼,与两年

前简直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初为人妻的性感风情扑鼻而来,身上自然而然地飘散

出一股高贵典雅与风骚浪情并存的韵味。肖教授坐在冯可依身边,不时偷眼打量

着,情不自禁地在脑中幻想,把冯可依当做犯了过错的小女生,自己则是当年教

导她的导师,用教鞭狠狠地打她的屁股,毫不留情地凌辱她。


  可惜不能确认,如果那个女贵宾就是冯可依,那我岂不是就有机会了,可以

跟我的学生……嘿嘿……肖教授在心中乐开了花,脸上也喜形于色地向雅妈妈问

道:「雅妈妈,怎样才能成为会员呢!」


  「首先需要老会员的推荐,如果张先生可以为您担保的话,这项就没有问题

了,除此之外,还需要缴纳入会费五十万元。肖教授,虽然入会的门槛有些高,

但我觉得您还是加入会员的好,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好事啊!」雅妈妈「咯咯」地

笑起来,妩媚的眼眸眨了眨,做出某种暗示。


  雅妈妈在暗示我,会是什么好事呢!难道与那位女贵宾有关,不错,一定是

这样的,不就是五十万吗!我出得起,只要能得到可依……肖教授快速地寻思一

遍,然后用力地向雅妈妈点点头,说道:「我这就去请求张先生,入会的事就麻

烦你了。


              【未完待续】